欢迎来到匠心品牌网!
关注:

吊牌之王“南极人” 新年开局就一个字“难”


没有一家工厂,靠卖吊牌年入39亿。年初以来,因陷入 "财务造假"风波股价大跌,被称为“躺着赚钱”的南极人站在了风口浪尖。
 


靠保暖内衣起家的南极人
 

现在说起南极人这个品牌,估计大众心中的第一印象还是保暖内衣。
 
1997年,服装界出了个新鲜玩意——保暖内衣。这个概念,是上海人俞兆林推出的。当时,人们习惯于在羽绒服、防寒服下穿着棉毛衫,这种号称轻、薄、柔、暖的新型内衣一经推出便迅速风靡市场。



张玉祥瞄准这个新兴的服装产业,南极人品牌由此诞生。张玉祥头脑灵活,打破传统模式,让经销商提前打款,自己保证提供更好的产品与更具竞争力的品牌。1998年,张玉祥投入300万,4个月下来南极人销售过亿。
 
步入快车道的张玉祥和南极人并没有因此懈怠,而是技术、设计和品牌多线运作。一方面选择国外技术,使用高科技面料;一方面招募优秀设计师,设计优秀样式,并推出羽绒服等多条产品线。



南极人先后签约葛优、徐帆、刘德华等明星代言,并在央视等各大媒体投入巨额广告费用,迅速将南极人打造成为国内头部服装品牌。
 
张玉祥的生意头脑很就彰显了出来,南极人品牌逐步成为国内一线服装品牌,销售额也伴随知名度一路飙涨,到2004年,南极人累计实现销售额达10亿元。



一本万利的卖吊牌生意
 

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,纺织业受挫,内衣品类由于同质化严重,南极人困境更加明显,销量远不如之前,而老对手恒源祥曾经靠售卖商标直接获得了2.66亿元的资金,也让张玉祥动了心。

张玉祥走上了“轻资产”之路,开始了南极人内部的激烈变革——他把生产端和销售端的自营环节统统砍掉,卖掉苦心经营十多年的所有工厂、产品,所有资产一概清空,只保留“南极人”三个字。
 
就像可口可乐总裁所说的“如果可口可乐在世界各地的厂房被一把大火烧光,只要可口可乐的品牌还在,一夜之间它会让所有的厂房在废墟上拔地而起。”
 
也许有同样的信条,没了工厂,没了销售,只留下品牌的南极人开始做“品牌授权”。签约并授权供应商生产“南极人”品牌的产品,整合过剩产业链,南极人迅速复制,贴牌产品延伸到了童装、母婴用品、男装、女装、生活用品、保健用品等不同领域,被戏称“万物皆可南极人”。

2015年,南极人更名为“南极电商”,并于年底借壳新民科技登陆中小板。
 
“当别人在卖产品的时候,我们卖品牌,当别人卖品牌的时候,我们卖服务。”这种“快人一步”战略眼光,是南极人成功转型的关键。 南极人年营收近10亿,张玉祥成了服装界的“隐形富豪”。 
 

被质疑造假市值蒸发300多亿
 
 

新年第一个交易日,1月4日A 股喜迎 " 开门红 ",南极电商股价却现闪崩跌停,5 日,再次遭遇跌停。

股民们还在调侃 " 生产保暖内衣的南极人,却没给自己的股价保暖 " 时,兴业证券 2019 年发布的一份《盈余管理和盈余操纵的界定和识别》报告在网上流传。

这份报告中,列举了"XX 电商 " 的案例,并提出了六大疑点:净利润非常高而无明显壁垒、无明显的竞争对手、非常轻资产的运营模式、财务数据质量差 ( 应收账款 ) 、经营规模翻倍增长的同时员工数量下降、供应商和客户高度重叠。
 
由于和南极电商的情况吻合,外界普遍认为,该"XX 电商 " 指的正是南极电商。1 月 12 日,南极电商再次跌停,市值缩水约 373 亿元。

 

除了市值,南极人目前在市场上的口碑也是一落千丈。2018年,南极电商就被国家及地方监管部门14次抽检为不合格产品,包括内衣、冲锋衣、卷发棒等多类目。从内衣裤到泡脚桶,有的消费者表示“现在只要看到南极人一律不买”。
 
南极人的经销商向授权厂家进货无需总部协调,只需要同授权工厂签订名义上的合同,就可以以工厂的名义购买南极人商标,然后自己去批发市场采购货品,贴上牌再销售,这样的模式怎么保证产品的品质?

失去消费者、失去市场,就会失去资本,授牌模式之下,南极人无力管控产品质量,最终只会反噬品牌。市值的暴跌,跌的不只是股价,还有品牌信誉度,以及消费者对南极人的信任。





品牌活动
...
...
...
...